首頁 > 正文
【四方快遞】劉昶:“偵察兵”眼光獨到 打造多個扶貧產業

  2017年9月8日,一個普通的日子,卻成了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治安主管劉昶生命中一個重要的時間節點。這天,這位來自重醫附二院的37歲小夥,成了重慶市衞生健康委扶貧集團派駐黔江區金溪鎮山坳村的“第一書記”。

山坳村“第一書記”劉昶。

  金溪鎮,位於黔江區西南部,山清水秀,如詩如畫。它下轄的長春、清水、岔河、山坳等8個村,每個村名彷彿都藴藏着一首山水田園詩。但當兵出生的劉昶卻沒有生出文人墨客那詩一般的情愫——山坳,名字聽上去就充滿貧瘠和落後,彷彿無聲地訴説着這個小山村的地理和經濟狀況:金溪鎮最偏遠的三個村之一,沒有任何產業基礎,全村轄6個村民小組,381户,1289人。建卡貧困户92户貧困户352人。

  “金溪護工”:將人才送出去

  劉昶曾經在部隊當過偵察兵,儘管退伍轉業多年,但偵察兵的職業訓練,依舊在他身上留下深深的烙印:做事雷厲風行,敢打硬仗,敢啃硬骨頭。

  “要打好扶貧攻堅這場硬仗,第一件事就是偵察摸清情況。”在一個多月的實地勘察、走村入户、摸底排查過程中,劉昶迅速掌握了山坳村的基本情況和主要致貧原因,那就是內生動力嚴重不足,村裏的留守人員特別多,而且多為婦女、兒童和老人。

  這樣的隊伍如何帶?這副重擔能挑起來嗎?劉昶是一個有夢想的實幹家,沒有過多猶豫和糾結。在調查走訪摸清山坳村的家底後,劉昶開始召開院壩會商討對策。與村兩委班子談、貧困羣眾談;集體談、單獨談。大家從不願開口到滔滔不絕,從一個點子到N多個發展計劃。一個月下來,劉昶心頭有底了。

  出於職業的敏感,經過反覆論證,他覺得開個護工公司,比較適合這個村產業單一、內生動力不足的實際情況。但説起容易做起難,第一步的物色“領頭雁”上就栽了跟頭。在廣泛徵集村民意見的基礎上,在廣州打工的田維仙,闖進了劉昶的視線。

  “那個窮地方開公司,是拿我窮開心哦。”在廣州開美容院的田維仙不為所動,其母親更是堅決反對。劉昶不是一個輕言放棄的人,他覺得田維仙以前在醫院幹過護工,是金牌護工,又有創業經驗,這個“領頭雁”非她莫屬。

金溪護工培訓期間,劉昶和學員們合影留念。

  第一通電話打過去,田維仙以為是騙子,劉昶剛開口就被對方掛掉了。第二次,第三次,一個一個接着打,微信、短信輪番上。經過6個月的軟泡硬磨,田維仙終於關掉了美容院,踏上了回鄉的路。一時激起千層浪,在她的影響下,本鄉在雲南做生意的、在浙江創業的、在北京打工的十多位有頭腦有能力的人也回來了。後來,他們都成了護工公司的股東和管理人員。

  聯繫醫院,聯繫培訓學校,申請免除學費,湊資金,租房子、辦執照……三個月的精心準備,重慶市黔江區山之坳康復護理有限責任公司成立了,第一批共有22人上崗。

  “政府給我們免除培訓費、還聯繫多家醫院,如今我們的護工分佈在黔江區五家醫院,甚至連養老院都有我們派去的護工了。”田維仙一臉驕傲地説,金溪護工就是我們的名片。現在。金溪護工每月一般能收入4000多元,有的可收入5000多元,更高者還可達8000多元。

  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在一些先行者的帶動下,村裏思想守舊的人也紛紛加入。目前已培訓6期學員,共計292人,穩定上崗150名。“這個月的收入有這麼多啊?!我真的沒有想到。”當山坳村貧困户喻登惠拿到4000多元月的工資時,笑得那麼開心。“要不是劉書記一次又一次上門給我做工作,我的日子哪有這麼好。”

  金溪被服:將人力留下來

  金溪護工,打開了劉昶的思路,於是,他又開始謀劃起新的路子。

  在村裏調研時,劉昶從多位村民口中聽説了劉廷榮這個名字。原來,劉廷榮也是山坳村人,退伍之後就到外地打拼,進過服裝廠,跑過銷售,熟悉從服裝生產到銷售的每個環節。多年前,劉廷榮在湖北咸豐便有了11家服裝銷售店。在別人眼裏,劉廷榮年紀輕輕就已成了“成功人士”。

劉昶(右一)與被服廠總經理一起到車間查看生產。

  2018年8月的一個週末,劉昶沒有回家,而是借了一個朋友的車,悄悄地來到緊鄰黔江的湖北咸豐縣一個服裝廠。假裝以購買服裝之名,考察了這家工廠。偵察兵出生的劉昶很快摸清了這裏的一切,特別是老闆劉廷榮的人品和工作作風,讓劉昶很是讚賞。

  “劉廷榮是我們山坳村的共產黨員,又是一名退役軍人,還是員工眼裏的熱心腸。”劉昶很快將“祕密偵察”的結果向領導彙報,得到了領導的肯定,劉昶開始打起了劉廷榮的“主意”。

  湖北咸豐距離黔江金溪只有不到1個小時的車程,劉廷榮並不是沒有過回鄉創業的打算,只是平時服裝店的生意太忙,二來也沒找到很好的門路。幾番暗訪和試探,劉昶終於確認,劉廷榮就是他要“挖掘”的創業人才。

  2018年的一天,劉廷榮接到劉昶打來的電話。劉廷榮本來也是軍人出生,軍人與軍人在一起惺惺相惜。兩人很快達成一致協議:為了山坳村,回鄉發展。

  從選址、裝修到運行只用了短短一個月不到的時間,重慶市衞之情服飾有限公司於2019年2月正式成立並營業。開業當天就吸引了近200餘名村民報名加入扶貧車間就業。

  “扶貧車間不但給我們培訓技術還提供穩定的就業收入,現在一個月最少能有3千塊錢收入,以後技術熟練了工資還會漲。”經過崗前培訓上崗的金溪鎮平溪村貧困户甘偉素坐在縫紉機前,一邊忙着手裏的活,一邊高興地説。如今,服裝廠已招收100餘名當地村民,其中有40%是貧困户,10%是殘疾人,5%是邊緣貧困户。

  未來和夢想不是想出來的,是拼出來的。劉昶一手打造的“金溪被服”成為了金溪脱貧攻堅的又一品牌,正朝着總產值5000萬的目標前進。然而,劉昶的夢還在無限地延伸着。

  花香蝶自來:名聲帶來產業

  梧高鳳必至,花香蝶自來。隨着山坳村產業的逐漸發展,慕名來找劉昶的人越來越多。2020年4月16日,石會鎮深耕調料公司老闆蒲克燕來到山坳村。蒲克燕在當地小有名氣,但因不善銷售,公司規模一直上不去。聽説劉昶是個能人,蒲克燕希望能與山坳村合作。

  “你負責銷售,我負責加工,如何?”蒲克燕開門見山,直奔主題。在一番考察調研後,劉昶很快與工作隊、村兩委班子達成共識:這個單我們接了。5月13日,“深耕山坳”調料品牌面世,山坳村正式掛牌深耕山坳調料公司。推介會活動現場,村民們冒雨趕來,為自己村的產品“站台”。當天,註冊的11家手機微店同時上線。不到一週,銷售1000多瓶。

  花椒、小葱、大蒜、茴香等各種調料,這些農家香料,不僅可以引導村民自己種植,而且公司負責銷售,也解了村民的後顧之憂。金溪鎮的“三金”品牌,劉昶一手打造兩個,再加上如今的深耕山坳調料公司,劉昶的名氣越來越大。

  “投奔”劉昶來的還有鄰村的田建。田建18歲那年因車禍致左眼摘除,左手截肢,但他身殘志堅,先後在新疆務工10多年,攢下10多萬元積蓄,後來開了一家小賣部,因經營不善倒閉,妻子也離他而去。

  看到金溪護工紅紅火火辦起來後,田建內心受到很大觸動,決定拜訪一下這位幕後的“高人”。兩人雖互不相識,但談起對產業的發展,很快找到共同點。田建看中了劉昶的經濟頭腦,和為民辦實事的那份幹勁和真誠。劉昶欣賞田建有志向、有能力、能吃苦,積極樂觀向上,於是雙方把目光一致投向蠶桑產業。

  第二次見面,雙方簽字。田建在山坳村流轉桑園100畝,並採取“桑+椒”模式,大力發展山地立體農業。第三次見面之時,田建已經把所有的積蓄投了出去,生活捉襟見肘,吃飯都成問題。

  劉昶悄悄留下身上的500元給田建做生活補助,剩下100元,自己留着回主城做路費。兩人就這樣,一來二去,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好兄弟。功夫不負有心人,劉昶沒有看錯人,田建當年就脱了貧。

  2019年田建養蠶110張,出欄跑山雞1300只,自己純收入26萬元;用工300人次,發放工資24萬元,帶動村裏50餘人(多數為貧困户)就近務工,實現增收致富。那天,田建請劉昶喝慶功酒。田建喝出了眼淚,酒後吐真言:劉書記,是你給我一個美好的未來,要不然,我還真只有等着政府的救濟了。

  兩家就業公司,一個銷售公司,山坳村的發展呈三足鼎立之勢。而如今,在劉昶的謀劃下,一家竹製品扶貧車間也正在籌建中。山坳村老百姓的腰包漸漸鼓起來了,曾經貧困的山區對美好生活的嚮往有了更高的追求。

  腳上沾有多少泥土,心中就沉澱多少真情。三年多來,劉昶俯下身子,以偵察兵獨到的眼光,為村裏建起一個又一個產業。他時刻告誡自己,一定要真正沉下去,俯下身子,到村裏去與羣眾打成一片。

  劉昶説,駐村就是駐心。與金溪的相遇雖是組織安排,但也是美麗的遇見,就像春天的和風細雨,浸潤着心田,萌發着力量。(喻芳 王祥)

編輯: 張譯尹
圖片中心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31126765161